| |
[ 2020/12/26 22:41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敦 、日本的士司机的敬业态度令不少人印象深刻。不过,新冠疫情令居民减少出行 、商店关门,伦敦的士需求急降,行业大受打击。当地持牌的士司机协会秘书长 Steve McNamara 担心,继红色双层巴士 、电话亭 、戴圆顶头盔的警察陆续消失后,伦敦仅余的地方标志 —— 伦敦的士,未来三年也会彻底消失。

在距离伦敦20英里的小镇埃平 (Epping) ,满布泥泞的空地上停泊了大量伦敦的士 (下图) ,周围只有蜂箱及养鸽的饲料仓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英国市面活动自今年三月起因疫情严峻而陷入停顿,的士司机生计亦大受打击,纷纷将车辆交还予运营公司。然而,随着闲置的士增加,公司车库不敷应用,故与当地农民达成协议,把其中200辆存放于埃平。

伦敦有逾21,500名持牌的士司机,McNamara 所属协会代表当中近半数人。面对此情此景,他形容伦敦「的士梦」已然破灭。他表示,目前伦敦仅余不足20%的士依然在营运,司机数量则只剩下疫症大流行前的四分之一。伦敦方面则估计,自六月起已有3,500辆的士从街道上消失,分别送至首都一带的停车场 、仓库 、车库及田野中。

现年44岁 、任职的士司机近9年的 Ryan Spedding 便已交还的士。首相约翰逊于三月宣布封锁措施并呼吁民众留在家中,Spedding 翌日打算在伦敦工作时,发现城市变得空荡,原本人满为患的地方几乎空无一人,「可能在街上开两三个小时车,也不会看见一个人」。

由于每周需向运营公司支付280英镑租赁费,客源不足 、入不敷出,Spedding 唯有把的士交还。幸而身为自僱人士,他符合国家援助资格,足以补偿平均收入的三分之二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要取得当地的士司机执照,须经过耗时近三年半的严格街道测试。当年费尽心神考来执照的 Spedding 称:「我已不考虑做其他工作。」当然,为弥补持续的损失,部分的士司机,如54岁的 Dale Forwood 便在摄政街 (Regent Street) 带领游客观赏圣诞灯饰。此外,Forwood 目前还驾驶货车,为一家连锁超市送货。

任伦敦的士司机已有46年 、已经67岁的 Jim Ward 拥有自己的的士,要熬过当下「的士寒冬」相对其他司机容易。Ward 指,自己目前每天约有四宗生意,平均收入60英镑;往日环境理想时,每天收入可达150英镑。

不过自购车辆亦有可能成为新一代司机的压力,皆因自2018年起,伦敦的士若要获许可,必须为电动车。一辆全新电动出租车售价约6.5万英镑;为购买新车,许多司机每月正负担着沉重的分期账单。大流行期间生计受挫,但分期还是照样要付,Ward 认为:「新人无力承担这笔贷款。」

拥有自己的士并不等于「进可攻 、退可守」。60岁的 Howard Taylor 任的士司机33年,在疫情大流行前本已打算卖掉自己三年车龄的车辆。当下若继续卖车,Taylor 估计至少损失三分之一:「傻瓜才会买的士!现在入行可不是什么明智选择。」

(撰文: Hugo Sze @ CUP媒体 / 编辑: ty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22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