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7/12/01 22:46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筆華棋

朋友国材最近做完一单大交易,因此陪他去车行试车,我想起对上一次到这家车行的一个故事。

那应该是三年前的事,那时候,我们三对情侣去布袋澳吃海鲜,怎料起行回家时,出现了一个问题:那天我驾的是双座位跑车,而另一对情侣则要去附近一个地方,未能搭余下来的一对情侣 Angus 和 Mary 。

就在马路的交叉点,那时香港还没有 Uber,叫包车又麻烦,又没有的士。于是乎在一片不知如何解决且有点儿尴尬的情况下,Mary 提出:「那我们俩搭小巴吧,再见。」

在车上,我问女友:「其实我是否应该开四座位的车?刚才看着他们,我有点不好意思。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女友一早就不喜欢我这台廉价跑车,当然大力摇头同意:「你知道就好。」

然后我想起 Uncle James 的一句说话:「双门车的确不实用,但你有哪个朋友是没有驾车,没有司机的?那些朋友你也不用耿耿于怀,因为都没有利用价值的。」

哗!这句说话真的绕樑三日,尖酸刻薄得来又有点道理,但实际得来又要视乎放在哪个人身上。

结果,翌日,他真的和女朋友去看车,就是我和国材今天身处这间车行。局外人可能看不到两件事的关系,但听说就在小巴回港岛的旅程中,Angus 坐下来第一句的就是:「我们听日去看车。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再交代一点有关 Angus 的背景,可能你们会清晰一点:Angus 是位超级尖子,在美国 Stanford 奖学金 4.0GPA 毕业,其后在不同银行打工。做哪一间哪个部门真的不记得,但年薪是过百万的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

然而,他出生于小康家境,租住海怡半岛,父亲由于很希望儿子成材,于是找来多位风水大师看家宅,最后发觉财位在主人房,于是让儿子睡在主人房,自己则和太太睡在另一房间。

未知是否真的跟关财位时,因为 Mary 是城中著名的千金小姐,家住加多利山,父亲是知名人士,本应这个组合是绝对没有问题的,因为男方每次上街都负责全数埋单,自尊心十分重,从来不会贪女方一毛钱,这个十分值得学习。

于是乎,那天当他发觉自己即使能够提供基本拍拖的所有支出,他认为和女友要在新界乘小巴出来,然后目睹其他情侣驾车而去是十分难受,除了没面子 、自卑,亦觉得愧疚女友。当然,其实从来没有人这样看待过他,只有赞他「叻仔」(聪明),没有批评他先天的不足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这个故事衍生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,是我常常听到的:「哪个谁谁谁够不够『叻』?」

在香港,叻,是和金钱直接有挂钩的。所以每当谈论到一些自力更生又能赚到点钱,但家境一般的朋友,我都会很直白地说:「他在我眼中是『叻』的,一年赚百多万,还未算分红;但跟你比,就不算『叻』了,因为他做二十年都买不起你爸爸送给你的那层半山豪宅。」

这亦说明了为什么 Angus 会心理不平衡,因为「富二代」虽则在这社会看似一个罪名,但谁不想赢在起跑线?当处身的圈子 、工作环境是充满富二代时,他们闲谈间只要听到你住的地方稍为逊色一些,或者是租的,已经被看低一线。即使别人完全没有表露出来,听者还是会如此推论的。

总结一下,在香港,什么是「叻」?不算极少数的「白手起家」,懂得投胎的便是最「叻」吧!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978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