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8/07/07 21:04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笔华棋

阵子,因为朋友介绍,光顾了一位甚有名气的算命师傅。准不准不是重点,他跟其他行家不同之处是,会因应不同命格,劝喻每位客人做各类型善事,藉此积德改运。

他跟我说的是:「要多帮助老人家,派米好 、去老人院好,总之跟老人家有关便可。」

当然,我是相信命理才会去见他,但我对这一点却是有保留的。

因为,做善事本应由心而发,不应存半点私心,否则便是交易。况且,做得多好事,就能够确保自己和后代安好吗?

这不禁令我想起一位传奇人物:Sky 哥哥。

Sky 哥哥来自显赫家族,爷爷是一位有名的大慈善家,一直只听闻过有这个人,很喜欢驾车,所以有了「Sky 哥哥」这个称号。

大学第一年的夏天,我终于有机会认识他。

那天湾仔海旁,我和两位朋友坐在车子里聊天,突然有一辆很吵的车子驶过,朋友A 说:「仆街喇,Sky 呀!佢好X烦㗎!」

一辆改得极MK的两门 Mini Cooper 停在我们左手边,一个满头金发 、白色 Polo 恤 、濑屎牛仔裤的男生行过来。

「喂!点呀?」

「哈哈,无,同两个 friend 喺度吹水咋嘛,呢个阿文,呢个阿 Will 。佢係 Sky 。」

「冇呀,我谂住车两条女去 club , 但唔记得咗点放返后座啲人出嚟。」

我当堂一头雾水,接着三人一併下车,看见两个很徬徨的女孩眼神流露求救信号。朋友A用食指一拉,椅子揭起,「咪咁囉!」

「咦,係喎,我突然又记得喇! 咁我送佢哋去 club 先,转头返嚟。」

单单是这件事,相信已充分描写到 Sky 的性格,就是一个为了媾女可以如此戆狗的贱男。

他回来后,跟我分享了很多自己的事。例如在香港读国际学校时,因为在校园打 war game 而被踢出校;及后去了澳洲,亦因为在学校门口多次玩漂移又被踢出校;最后,非法改装汽车并尝试超速摆脱警察,于是被逐出境。

一切也说得自然 、自豪,听起来却似大话连篇。

最好笑是某次他在香港飞车被「反飞」捉到,那段对话才精警。

「死靓仔,学人飞车,住边?」

「中环。」

「咪X玩X阿 Sir 啦,旺角定屯门呀?」

「真係中环呀阿 Sir 。」

「中环咁大,你住晒呀?」

「中环旧山顶道。」

「哗!咁好心你叫你老豆买架好啲嘅车畀你啦!睇下你而家?影衰晒住半山啲人啊!」


后来,他因为淫照流出而上过杂志,亦试过用过期警察证到处泊车而被起诉,更为了接近明星而当保姆车司机。惊喜一次比一次大,创意层出不穷。

虽然 Sky 不是做了什么坏事,害过什么人,但我从他身上学懂了,即使你家族做了多少好事 、家教有多好,到最终你还是要行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之前的,行得挺崎岖,但愿未来你可重新做人,不要再被世人取笑,这样你爷爷才走得安乐吧!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934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