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9/12/14 22:31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5月10日,共享出行应用程式 Uber 公开上市。这一刻原本应该是持股13%的软银 (Soft Bank) 庆祝巨大胜利,问题是它的股票都还没有开始正式交易就已经下跌。当天收市跌幅逾7%,是预计集资逾1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中最难看的代表之一。

截至11月12日,Uber 的股价比上市价缩水35%,而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 (Vision Fund) ,帐面亏损超过8亿美元。不仅如此,软银其他投资也多受打击:办公通讯软件 Slack 下跌超过48% 、生物科技公司 Vir Biotechnology 上市即泻近30%。

不过上述这些投资所造成的损失都比不上一家 WeWork —— 这间原本备受注目的共享办公室新创商业模式,在 IPO 前夕爆发造假丑闻。原本预计市场估值高达470亿美元,但烧钱速度太快,它不得不加快上市计划。几个月后,它放弃上市,意味着11月中之后的资金开始短缺。软银注资95亿美元换取80%股份;创办人 Adam Neumann 带走极具争议性的17亿美元下台,同时计划裁减4,000名员工。

曾经被称为是「来自未来的男人」,在投资界有着神一般地位的孙正义,如今也要从神坛上被击落了吗?在新一届投资论坛中,他参加的场次不仅台下几乎空荡荡,自己说着说着也快要打起瞌睡了。

「他觉得超丢脸,必须重新思考做事方法 ……」一位亲近的匿名人士透露。而孙正义自己也私下透露:「我们创造了一头怪物,我们把所有资金都给了它。」

三个月来,软银股价暴跌逾14%。11月6日,软银公布最新一季业绩报告,孙正义坦承监督 WeWork 不力,但在宣布减值46亿美元后誓言重振 WeWork 。

Wework 的失败无疑是一场灾难,事件让内部的尖锐文化完全暴露在阳光下,孙正义所重用的投资主管 Rajeev Misra 被认为是风暴的中心。他曾任职德意志银行,在金融海啸前堪称实力最坚强的信贷交易员之一,甚至被喻为「现代金融先驱」。垃圾债券之王 Michael Milken 推崇他:「金融与资本市场中有几百种工具,没有人比你懂。」

然而现在 Misra 却成了投资之神失败的「头号战犯」。业界认为他带头制造不信任 、管理混乱,而且放任高级主管与来自德银的团队频频冲突。与两家公司密切合作的匿名银行家担忧,它们正在重蹈德银覆辙:缺乏监督,资产负债表充斥高风险产品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「WeWork 不是唯一的弱资产。」投资银行杰富瑞分析师 Atul Goyal 说,「我们怀疑,八十多项投资中多数都属这一类。」

有几桩赌注预计会白费功夫:与 Uber 合作的订阅初创商 Fair 透露将裁员40%;宠物犬照护服务 Wag 接受过愿景基金三亿美元支票,现实正被喊价待售。很难计算软银和愿景基金的整体情况,部分原因是孙正义总是不断交易,也因 Misra 采用的财务结构太高级。

过往,愿景基金的高速增长掩盖枱面下的暗流。批评人士说,孙正义忽视有毒文化,可能危及这支史上最大私募基金的未来。例如,软银国际前财务总监 Alok Sama 曾批评 WeWork 投资项目,后来被禁止参与愿景基金业务,而他亦在四月离职。软银营运总监 Marcelo Claure 也曾被剥夺直接发言权,10月底转任 WeWork 执行董事局主席。

投资之神究竟是否会因此从神坛上陨落,且看他能否力挽狂澜 ……

(撰文:台客松 @ CUP媒體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460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