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前超过二十部劳斯莱斯往远处伸延,这些全都是古典名车收藏馆馆长 Stephen Mok 的珍藏。「我可以跟全世界比较,我是地球上最穷的劳斯莱斯车主,这名字我可以注册,是铁一般的事实。」

种田出身  为养车做花车生意

看到他身后的珍藏,罕见如全球只有六部的银云二型 (Silver Cloud II) ,或是劳斯莱斯银刺 (Silver Spur) ,你或许会想,他要不就小康出身,甚或该是富二代,才能买得起她们吧!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「我是超穷人家出身,种田的,小时候要落田帮手。说白点,那时想坐劳斯莱斯是做春秋大梦」。他的童年都在农田度过,忆起儿时第一次见到劳斯莱斯,都是偶尔到中环毕打街,看到外籍老板们上下车的一刻。「做人要有目标,你都坐得起,为何我不能?于是对自己说,我不单要坐,更要拥有她。」

当年对他来说,最珍贵的是两轮单车是命根。到他离开田间,开始经商,车由两轮变成了四轮。那是八十年代末,深水埗一层楼不过是二三十万,他以同样的价钱,买了人生第一部劳斯莱斯。

「坐进去的一刻,开心得不能形容,是终于做到了的感觉。」常说买车容易养车难,他说当时的自己即使买得起也养不起,但拥有过自然不愿放手。「我希望找到别人帮我养,就想到把她拿来做结婚花车帮补收入,其实当年没想过要做生意,能帮补我养车已经很开心。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自学修车成为「专科医生」

忽发奇想,又成就另一传奇。「劳斯莱斯能帮我生金蛋,一年之内我买了六部劳斯莱斯,六部也不够用。」他说那时候,香港每一年平均有四万多人结婚,若遇上吉日,一天更有超过2,000对新人结婚。婚礼当日坐着劳斯莱斯,的确梦幻。

他大概服务过四万对新人,当中包括不少明星:刘青云与郭蔼明 、林文龙夫妇 、Eric Kwok 夫妇也曾是他的客人。

生意以外,他更亲力亲为学维修。「谦虚地说,论经验劳斯莱斯的技师都未必够我来,因为劳斯莱斯太多奇难杂症。基本上当我坐进去,听声音已知道有什么问题。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初时学维修是为省钱,谁知越做越有兴趣,看书自学。虽没正式跟师傅,但却无师自通。「由我拥有劳斯莱斯那天开始学,到今天已二十多年,我仍未百分之一百完全学会,但就等同医生,你是专科,我也是专科。」

照顾珍藏多年,由拥有到做生意,是喜爱还是责任早已分不开。即使现在已退下来,他却继续这甜蜜的负担,开了一间古典名车收藏馆,希望人人都有机会坐劳斯莱斯。

「坐劳斯莱斯不是有钱人专利,希望平民百姓都有机会坐,呢刻我纯粹为兴趣,带给大家欢乐。」
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BestMotoring.Net | 微信公众号:至强汽车情报站 (bestmotoring)

(资料来源:investMAN / 采编:梁苡珊)
Via 本站原创 | 车主报告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28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