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20/05/30 22:37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冠疫情为日本的大停业时代揭开序幕,但中小企业不只是大企业的伙伴,也是支撑底层竞争力的基础。若一个国家自认已不需要中小企业,终究连未来发展也会一同失去。

新潟县的燕市与三条市,聚集了约三千家中小企业制造工厂。其中 TOP 工业是专业活动扳手 、扳钳制造商,年营业额达32亿日元 (约2.12亿人民币) ,员工约130人,二战时期以制造战机零件起家。其率先采用铝镁合金,将用来拴螺栓与螺帽的棘轮扳手轻量化,技术领先业界,是一家「不可或缺」的中小企业。

公司的技术能力,有部分是靠地方的小型工厂,为公司进行制品加工所支撑起来的。去年 TOP 社长石井真人提出建议,对于一部分代工的超小型工厂,要主动调涨付出的加工费用。

「想把工厂关闭了。」一位超过80岁,长久以来负责研磨工作的小工厂老板宣告停业。原本石井听到这样的消息,认为代工厂轮替是常有的事,只是心中充满感激而已。

没想到,之后竟找不到能接手的人,供应链能否维系下去,让石井开始感到不安。为了解今后还有多少代工厂会关闭,他开始对全部的合作业者进行调查,包括考虑停业的时机,同时确认至今以来的交易状况。结果却得知,公司付给某些业者的加工费,要比市价便宜许多。

虽然规模较大的加工厂,会定期交涉价格;但微型的一人公司,有些项目价格甚至数十年不变。TOP 向不同对象委托同样的加工项目,却发现好几间加工厂最后接受的价格根本不敷成本。

愿意低价接单的,全是一到两人规模的微型企业,皆是技术熟练的资深师傅,却从来不开口要求「上调加工费」。即使工作速度比一般技术人员快上数倍,却默默地承受着难以想象的低收入。

「既然这样,即使看来不合常理,不如就自己主动上调加工费,好让合作业者的经营保持稳定。」石井做出了这个决定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甲方主动提出增加工资,地方小工厂的反应各异:既有吃惊表示「说出我们的心声」,也有觉得不好意思。原本低廉到单件才几日元的加工费直接上涨一倍,有的则按比例提升百分比。

若因技术高超的从业者退出经营,将导致无法以同价格找到承包业者,成本会面临突发性增加。因此预先将采购支出合理化,才能降低系统性风险。「在一些因后继无人而烦恼的工厂里,藉着调高价格增加收入,也许会吸引新人加入这个行业,自己也就想来试试看。」石井认为长远看来,调高价格才能带来正面发展。

不可或缺的中小企业要继续存活,最后也是最积极的手段,就是迈向全球化。

「我完全不在意大停业时代。我常思考的不只是存活于日本,而是如何成为世界第一。」创业一百年的机械制造商,位在东京墨田区的东京雕刻工业社长花轮笃稔如是说。该公司专精于制造业专用的金属印章打标刻印机,年营业额约六亿日元 (约四千万人民币) ,国内员工约33人,却是间小型全球企业。

到父亲那一代为止还是承包商,花轮接手后转型为开发制造商。为促进全球化,生产厂房设在中国,销售部门设在美国。为了让位于中国深圳的工厂上轨道,花轮在2010年移居香港;为加速海外销售,他又在七年后移居美国。

如今他一边立足洛杉矶,一边为了业务往返世界各地。深圳工厂制造的零件在东京总工厂组装 、检验后出货。花轮表示:「虽然全部的业务由自家公司承担十分辛苦,但优点在于,能掌握制造管理到价格决定的整体流程。」

(撰文:史诺比 @ CUP媒体 / 图片来源:Topkogyo Co.,Ltd.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99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