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20/07/18 23:36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JudyWudy

国封关多月,新冠疫情似乎有受控迹象,讨论社会重新运转的声音相继冒起。但对瑞典人而言,「回复正常」并没有必要 —— 当地根本没有禁足令,政府亦没有实际措施惩处违反防疫原则的人。瑞典到底在干什么?

当地抗疫措施如下:禁止超过50人的聚会 、关闭博物馆 、自3月底禁止探访老人院。除此之外,生活基本上如常。餐厅酒吧继续营业,学生上课全不受阻,公共交通没有限制,公园依旧是当地人拥抱春日暖阳的胜地 —— 瑞典人结伴同游依然常见,而戴口罩的路人更是引来侧目的异类。在这北欧国度,人人讲个「信」字:政府如是,大小机构如是,升斗市民亦如是。政府信任市民会自发保持社交距离,必要时留家抗疫,而且记得不时洗手;亦有82岁高龄的受访者表示,信任其他人会小心对待自己。

当然,即使在如此讲究自律的国家,仍不乏视规矩如无物的人。由于几近不设惩罚,警察只能口头警告违规者;面对在酒吧前进行亲密接触的年轻人群,他们往往无动于衷。虽然当地早前有五间餐厅因未遵守社交距离规定而被要求暂停营业,但却没有被罚款,亦能在整顿后重新开业,几乎没有后果。

但这是否真的代表瑞典靠自由放任政策,在全球疫情大流行中独善其身?根据官方公布,5月1日,斯德哥尔摩的200万人口中已经有26%曾被感染;当地卫生部官员 Lena Hallengren 表示,深切治疗部仍有约250张空置床位,可见感染者没有拖垮医疗系统。而在一定数目市民已有抗体的情况下,日后疫情若再度爆发,对当地的冲击相对会较小。但若真的要达到群体免疫效果,就需要60%感染人口。

当地疫症学家 Anders Tegnell 强调,群体免疫从不是政府本意。他认为,瑞典和各国政府目标一致,希望减少感染数字 —— 宽松的政策,只源于明白封关并非长远之计,国家大门总有重开的一天。毕竟,根据当地财政大臣 Magdalena Andersson 预计,即使在「马照跑 、舞照跳」的情况下,依赖出口业的瑞典仍将面对7%的经济收缩。

话虽如此,不够严谨的防疫措施,当地老人和长期病患还是比较危险。瑞典逾两千宗死亡个案中,86%都年过70岁。政府不仅没有主动立法保护这些高风险人士,还一度阻止护老院实行防护措施。护老院负责人 Aviva Kraitsik 曾先政府一步,自行禁止访客到访,却换来政府勒令把「禁止访客」的牌子除去。就在 Kraitsik 与政府拉锯期间,病毒已经悄悄入侵,院内76名老人中有11位死于肺炎。在 Kraitsik 强制院内全数员工佩戴口罩后,情况才开始受控。

人命关天,22名科学家联合登报,抗议公共健康局轻视疫情。参与联署的病毒学家 Lena Einhorn 认为政府言行不一,一方面着人们留守家中,另一方面又容许餐厅继续营业。她亦不满当局给予民间机构的建议既硬梆梆又模稜两可,比方说,政府要求老人院中心职员在照顾病人时戴上口罩,却没有进一步指引。而根据政府官方调查,斯德哥尔摩101家养老院中,75%都缺乏个人防护装备。面对支援不足的批评,卫生部官员 Hallengren 只强调当地护理员不习惯戴上防具。

整个社会停摆固然危害基层生计,长期禁足亦影响精神健康;但若对疫情掉以轻心,又往往换来人命损失。面对世纪大疫,直面问题所在 、倾听民间声音固然是基本步;如何制订政策回应不同族群的需要,相当考验执政者的智慧。

(撰文:JudyWudy @ CUP媒体 / 作者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83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