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:Billy Tong

使馆是一国外交代表居住与工作的地方,当两国友好时,会在对方的领土互设大使馆,以作外交联系;但当两国交恶时,或会驱逐外交人员。二战珍珠港事件后,就发生过一段被众人遗忘的插曲:日本勒令关闭东京的美国大使馆,职员被拘留在使馆超过半年。但这批外交人员意外地得到十分人道的待遇,而且生活惬意,写下一段另类的二战史。

1940年底,日本在中国的侵略行动,以及与纳粹德国的盟友关系,早已令日美关系十分紧张。当时日本政府内部仍在考虑应与美国对战或者讲和。同年11月,日本政府派遣与时任美国总统小罗斯福有私交的野村吉三郎,出任日本驻美大使,并于翌年四月开始,代表日本与美国政府进行多轮和谈。但到了1941年11月26日,谈判依然没有进展,时任国务卿赫尔 (Cordell Hull) 向日方发交涉文书,敦促日军撤出中国。

日本军方误以为是美国发出的最后通牒,于是在12月7日突袭珍珠港。由于日军事前没有很好地和外交官沟通,双方的外交大使都显得失措,野村吉三郎不单来不及传达照会,更依然和赫尔会面,并被赫尔直斥「恶棍小人」(Scondrels and Piss-ants) 。由于战争已经爆发,美国就把野村拘留,日方也勒令关闭东京的美国大使馆。时任美国驻日大使格鲁 (Joseph Grew) 和一众大使馆职员就只能被扣留馆内。外交研究训练协会透过口述历史方式,记录了当时大使馆职员的生活。

大使馆知道美日开战后,立刻慌忙地销毁重要资讯。格鲁的秘书 Robert Fearey 是其中一个受访者,他记得当时大家七手八脚,把厚重的编码簿和机密文件,放在室内的大铁篮,或者室外车库的钢桶里,然后点火销毁,他们烧文件时漫天灰烬。当时,日本政府也派警员到大使馆,但他们对这些文件并无兴趣,只希望收走馆内所有无线电设备。Fearey 后来得知,正如时任内阁总理大臣近卫文麿曾数月前告知格鲁那样,日本密码专家已经破解出美国大使馆的编码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当年的美国住日本大使馆外观

当时大使馆内约有65名职员,另有十多名美国商人逃难到大使馆。他们在拘留期间,努力尝试去过正常生活,幸好在八月底于旧金山下了大笔订单,物资更刚好在美日开战前一星期送到。他们按需求分配必需品,奢侈品则供职员内部竞投。直至他们离开日本,该批物资仍未用完;大使馆内的日本职员还会为他们购买新鲜粮食。在使馆内,各人难得清闲,各做各的事,例如阅读 、写作,还有人选择学习打字。

Fearey 被委任为体育小队队长,带领众人做运动来维持士气,偶尔也会玩捉迷藏和跑步。由于美国大使馆占地面积很大,于是他和后来成为知名外交官的 Charles Bohlen ,临时规划了一个九洞高尔夫球场,他们有时会戏称为「大东亚共荣高球场」。车库庭院也被改装成羽毛球场和乒乓球场,让大家舒展筋骨。他们为每项运动举行了大师赛,奖品有银杯和烟灰缸。

Fearey 还有另一重任,就是管理大使馆的酒窖。格鲁在出使德国和法国期间搜罗了很多佳酿,为免他日撤离时便宜了日本人,使馆众人每天都努力喝酒,可惜最后都没有喝光。

1942年4月18日,美军大规模反击,策划了「空袭东京」(Doolittle Raid) ,以16架B-25轰炸机空袭东京。此举证明了美军有能力攻击日本本土,重挫日本士气。格鲁的传记《Ten Years in Japan》提到,当使馆众人目睹美军战机低飞经过东京时,都难掩兴奋之情。

同年,在瑞士和西班牙政府的协助下,美国和日本政府终于达成协议。日本交还美国大使馆职员在内的1,450名外国人,众人在6月18日陆续登上蒸汽船「浅间丸」,经香港 、越南西贡 、新加坡,再穿过巽他海峡 (Sunda Straits) ,目的地是今天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,两国于当地交换公民和使节,然后各自回国。直至8月25日,他们才回到纽约,结束另类的二战经历。

(撰文:Billy Tong @ CUP媒体 / 图片来源:Association for Diplomatic Studies & Training)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34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