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复古董车是一场漫长的旅程,不仅得遇上一位好师傅,还要找得到零件。「不是有钱就可以修复一辆好的古董车。整个过程,你要参与其中,你是车的主人,你要决定车将来的命运。」有人以为,能花钱就成事;古董车迷 David Sung 则认为,车主不过是假借师傅双手,策划执行整个过程。

古董车情意结:宁修烂车不要新车

「即使是一粒螺丝,我都希望回复到刚出厂时的水平。」David 名下大部分老爷车都送到英国修复,每个月总会抽空前往探车,想亲眼见证修复过程。「很多技术上的问题,厂方会问你想怎样做,他们是假定你要对这车有认知有想法,只係唔须要你亲自落手做。」

身后的元祖版奔驰 600 ,便找来英国著名的梅赛德斯-奔驰专家 John Haynes 主理,接近百分百修复。他笑称所花的费用,足够买辆全新的劳斯莱斯 Phantom :「最贵是在德国找回原厂空调,单是这部分的花费已够买一辆全新宝马。」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「为什么不买台全新劳斯莱斯,宁可修台烂车,整完好似好过瘾,但揸起来又唔够新车好揸。其实真係冇得解,是情意结。中意 classic ,宁愿付出多点整旧车,多过付出少点有架新车。」买回来时,车身很多地方不合「规格」,用了近三年时间恢复还原,车尾箱还有本小册子记录这部血泪史。

「从投资角度看,我的古董车赚不到钱。我是个生意人,我是否为投资而拥有古董车?我唔係,我中意古董车,係因为我真係中意车。」

现在这车受邀在 Mercedes-Benz World 参展,未来又会继续参与不同展览。「起初无谂过去到 Concours d'Elegance 的参赛标准,把车修复到某程度,车主要再决定是否将车提高到这个标准。这决定是痛苦的,因为这是个昂贵的决定,但看见爱车达到接近完美的程度,便是给我的最佳回报。」

在他看来,这早已不仅是汽车,而是接近完美的艺术品。放到不同展馆内,与人分享,眼见上一辈带着下一代来睇车,孩子双眼发光,就是把对艺术的欣赏传承下去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人手造皮椅 螺丝逐粒整

离开 John Haynes 车房,来到郊外赛马场旁,是他另一辆正在修复的劳斯莱斯 Wraith 。把爱车都送来英国修复,全因英国还有那份传统工艺。「点解车的价格有咁大分别?你看看手工就知,现在的车就算是真皮,但皮本身已连住海绵,缝起就是。但从前的就是先做皮,再把纤维摺成皱纸般。手工用多几多?人工用多几多?」

在亚洲近乎失传的技术,在英国能持续传承。车身与车阵分离,把车架重新做防锈喷油,即使是一粒螺丝也要取出来,打磨 、电镀,再装回。阔别三年,一见便兴奋得跳上车,调皮地开车。

David 的古董车每每都花上以年计的时间还原出厂状态,不为求参加比赛,只为把往昔设计再现。「有朝一日,当我视力不够,会慢慢将它们卖出去。好的车,或许有博物馆收留。其他的,我会找好买家,绝对不是你畀笔钱我,我就卖。」
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BestMotoring.Net | 微信公众号:至强汽车情报站 (bestmotoring)

(影片来源:CARMAN)
Via 本站原创 | 车主报告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35)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