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[ 2018/01/13 22:25 |     ty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文 | 筆華棋

「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」没有一个时间比起那天,更适合引用《双城记》这句话。

去年圣诞节前的那个星期五,我站在铜锣湾骆克道富豪酒家的门口,仰望着其浩荡有势的门牌,舌头回味着半小时前才品尝过的美味鲍鱼后,脑海就出现了这两句说话,因为连全香港最好吃的鲍鱼也要结业了,实在不得不教人婉惜。

富豪酒家,更多人会称它为「阿翁鲍鱼」,原来不经不觉已经在铜锣湾屹立了二十年有多,我在这里的回忆实在多不胜数。回想起九十年代时,我们一家人最常去的中菜就是新同乐 、富临 、富威 、富豪。那时候,富临当然是首屈一指,杨贯一的「阿一鲍鱼」简直成为香港之光,那里饮茶的鹅掌却是我最爱,每次都必定要点。不过后来自从开了富豪酒家后,印象中,就比较少去富临了。

其实都不是新闻,不过还是温故知新,富豪酒家之所以叫「阿翁鲍鱼」,是源自主理人翁仰光,他曾经就是在富临工作的。在七十年代尾,阿翁申请从内地申请来香港,无人无物,爸爸交通意外过身,第一份工做搬运工人,日日捱菠萝包、公仔面。后来他看到翠园酒家招聘广告,被其食宿优厚条件而吸引,最终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而被录用为练习生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做了一段日子,学会了大小二事。一位好友同事却告诉他,其实在香港做事,要升职也会让香港人或懂外语的人优先,这句话当头棒喝,于是他除了每天乘车听着耳机学广东话外,还努力进修,希望以其他东西来弥补他语言和背景上的不足。

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,一位经常光顾的客人,原来是富临饭店经理,看见当时年青的阿翁十分拼搏醒目,于是相邀到富临做练习生。阿翁知道有机会到名人食府工作,接触鲍参翅肚,当然马上答应,亦只用上一年就升为经理。其后的日子,更涉猎楼面管理 、厨房 、推广,甚至帮阿一在内地和其他国家开设分店,成为阿一最得力助手。

来到1996年,他离开富临不久后得到北京投资方常识,开设了铜锣湾第一间富豪酒家,后来又被邀请到美丽华开设九龙分店,阿翁鲍鱼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,不知不觉这样就二十年了。

「富豪酒家」四个大字,足一个切切实实的狮子山下故事,就当日一个新移民搬运工人,摇身一变成为鲍鱼大王,这是大家向往的香港。看着那条昔日和哥哥猜皇帝的楼梯,忆起在那里碰到美亚老板李国兴和彭浩翔吃饭,还奢望他朝有机会做导演时可以和老板这样谈剧本,谁知事与愿违。

其实九龙富豪依然健在,不过始终老店就是老店,即使阿翁转移到九龙助阵,亦不会有铜锣湾的味道,始终现在人老了,吃的是回忆和感觉。今时今日,虽则大家越来越有钱,可是大家都将保育挂在口边,鱼翅吃少了,而鲍鱼在年轻一代眼中更什么都不是,他们宁愿去吃 Omakase 或 fine dining ……

到底一件海胆寿司,一堆黑松露,还是一只鲍鱼能够呃得最多「赞」?大家心里都应该有答案。今次富豪被业主迫迁,不是生意不好,只是为势所迫。不过同时亦令大家反思,其实时代的进步,令大家对吃喝玩乐的追求都不同了。究竟香港岛还会不会再见到阿翁鲍鱼?大家唯有拭目以待吧。

Via 本站原创 | TY随笔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490)
分享到: